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车友邦网
大西南第一车友网,立足成都辐射全国!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对话斯柯达汽车生产物流董事宇杰——斯柯达迎来复工日

车市观察

斯柯达汽车所有捷克工厂4月27日恢复生产。斯柯达汽车生产与物流董事会成员宇杰(Michael Oeljeklaus)表示,这一天对于斯柯达而言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,是斯柯达一个特别的日子。目前,斯柯达购买了数量庞大的口罩、消毒剂等防疫物资,制定了详尽的防控措施,比如厂区内禁止聚集吸烟、对员工进行体温检查等等,保障复工复产的顺利进行。

斯柯达位于捷克姆拉达·博莱斯拉夫、科瓦斯尼和弗尔赫拉比的三个工厂此前停产了五个星期。4月27日早上6点,斯柯达汽车所有捷克工厂陆续恢复生产。斯柯达汽车董事会成员宇杰在接受捷克《经济日报Hospodarske Noviny》采访时,详细介绍了斯柯达早先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以及现在的周密复产计划。宇杰说:“过去几周我们能做的只有必要的工厂维护。毫不夸张地说,我期待复工这一天的到来就像孩子盼望圣诞节一样。”

问:你的员工也和你一样期待复工复产吗?有人可能会担心在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?
宇杰:当然有人会或多或少感到焦虑,但我要强调的是,员工的健康对我们来说永远是第一位的。我们已经制定了详细而全面的防疫方案,包括80多项防疫措施。例如,我们按照相关规定准备了大量的防护口罩和消毒剂,在工厂入口处对员工进行体温检查。这些防疫措施对办公室员工同样适用。为了保护员工的身体健康,我们将视疫情的最新情况随时对防控措施进行调整。只有在确认完全安全后,我们才会全面恢复往日的正常运营。 

问:斯柯达工厂3月18日停产。在此之前,斯柯达是否有过类似的停产经历?
宇杰:我在汽车行业至今已经工作30多年了,经历过行业的许多起起落落。但即使做最悲观的设想,我也想不到这么糟糕的情况。在此之前,斯柯达从未经历过类似的停产,因此只能一点点摸索、学习如何妥善处理当前的情况。此前在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后,我们曾经历过日本进口零部件的供应困难,另外也经历过洪水、火灾等灾害,但是自二战以来,这是斯柯达第一次经历长达数周的停产。

问:停产不会只是关上设备和工厂大门这么简单吧?在停产期间,还有多少员工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呢?
宇杰:没错,彻底关停、封闭这种规模的工厂几乎是不可能的,此次我们所经历的停产包括多个不同阶段和过程。前段时间我们一直进行必要的工厂维护,因为有些设施必须持续不断地关注与维护,比如说用于机床维护的润滑剂不能不处理,涂装车间和发电厂等设施也不能完全停下来。因此,在姆拉达·博莱斯拉夫、科瓦斯尼和弗尔赫拉比这三家工厂停产期间,每天仍有大约300名员工坚守在工作岗位。当然,这些工厂都遵守并实施了我们与工会事先制定的严格卫生防疫规定。

问:在4月27日早上6点恢复生产后,工厂采取了哪些措施?
宇杰:此次停产长达五个星期,我们不可能在24小时内将工厂的产量恢复至100%。工厂内的设备将会陆续启动,而非一次性全部重启。关于此次复产,我们制定了周密的重启计划。车身车间是工厂内第一个恢复运营的区域,接下来是涂装车间,总装车间在前两个车间恢复生产24小时后重启。我们的工厂同时还在为集团其他品牌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,因此我们必须在生产前将所有生产设施准备就绪。
在复产后的前两周,我们将在所有工厂实施两班制,暂时取消夜班。这意味着工厂在最初的这段时间只能恢复三分之二的产能。并且,由于员工在轮班期间需要更多时间对所有设施进行消毒,工厂的生产速度有所减缓。需要说明的是,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,我们的工厂可在36小时内完全恢复生产。尽管如此,为了给员工提供最高级别的健康安全保护,我们依然决定以扎实稳妥的节奏逐渐恢复生产运营。我相信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问:你是如何安排员工为斯柯达复工日做准备的?
宇杰:我们对此进行了认真讨论和准备。在复产前,我们通知每位工人具体的工作班次及预计工作地点。包括与各自工长的对接在内,所有能够实现线上管理的工作都以线上管理的模式进行。如果有工人身体不适,或者出现了病毒感染的疑似症状,则禁止进入工厂。为了有效了解员工的身体健康情况,我们提前制定了一份包含五个问题的问卷。每位员工在上班前都需依据问卷上的问题进行自查,如果出现任何异常,那么就必须留在家里。此外,工厂还为生产线上的员工每个班次配备两个口罩和一些消毒用品,为办公室员工每天提供一个口罩。目前,我们已经购买了数量庞大的口罩和消毒剂用于防疫。
问:复产只是恢复日常运营的一方面。目前的零部件供应有无问题?由于南欧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,那么来自南欧的零部件供应情况如何?斯柯达是否能够获得充足的零部件供给?
宇杰:我们的供应商数量庞大,除了捷克本国的供应商外,还有许多来自海外其他国家与地区。因此,供应商的物流是我们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。为此,我们专门整理了一份详实的世界供应商地图,标记出世界各地由于疫情发展所产生的变化。早在3月上旬,我们便预测到来自有些国家的零部件供应可能会出现困难,并开始提前储备库存。目前的库存能够保证捷克工厂复工后两周的零部件供应。并且,斯柯达的意大利供应商也计划5月初恢复生产,我们相信情况将逐步好转。
问:在复产后的初期,斯柯达捷克工厂是否会优先考虑生产某些特定的车型?
宇杰:我们不会只生产特定车型,复工后我们将重启我们所有车型的生产,当然还包括至关重要的发动机生产。
问:目前看来,您似乎已经妥善考虑到了所有事情,并进行了合理的计划。其它还有什么困难暂时难以解决吗?
宇杰:员工难以跨境通勤是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。希望政府采取适当措施,使来自波兰的员工能够顺利前往捷克工作。斯柯达科瓦斯尼工厂约有30%员工生活在波兰,现在他们还不能回来工作。没有他们,想要完全恢复生产就更加困难。
问题:如果经济大幅放缓,您是否制定了备用计划应对最坏的情况?
宇杰:事实上,我认为现在已经是最坏的情况,关闭工厂长达数周是所有可能中最糟糕的情况。即使目前已经开始逐步恢复生产,但是据我们了解,许多考虑购买新车的消费者现在可能推迟购买计划。不过我相信他们对汽车的需求仍然存在。
目前,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已经出现复苏,汽车市场也开始回暖,这在前些时间还是难以想象的。捷克汽车市场放缓了,经销商停止营业,消费者不再购买汽车。但是,捷克经销商已于4月20日恢复营业,斯柯达工厂本周一恢复生产,我相信汽车销售也将回升。
问:面对新冠病毒,人们的生活和工业生产将会出现哪些变化?
宇杰:对此我完全乐观。我认为,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与病毒共处,在研发出有效疫苗之前,充分调整我们的工作和生活,适应当前的节奏和状态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来自: 车友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