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车友邦网
大西南第一车友网,立足成都辐射全国!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
哪吒U向上的力量 | 站在命运B面的人—杨潮

新能源快讯

一则经济学观察表明,只有35%的新公司能够撑过十年。

空间设计师杨潮就属于这35%的“幸运者”。尽管回首从前,曾经的惊涛骇浪都已成为往事,但只要依然身处浪潮之中,就没有一个创业者能够停止逆流而上的步伐。

正如美国自由主义经济学家、芝加哥学派代表人物托马斯·索维尔所说:重要的并不是企业家想赚多少钱的愿望是否得到满足,而是所有企业如何影响具有多种用途的稀缺资源的使用,进而又如何影响整个社会中其他数百万人的经济福利。

image.png

 

杨潮的目标或许没有那么宏大,但十年创业生涯也足以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价值,“当我选择站在命运的B面时,我看到了自己的另一种可能。”

01

“人生的弯路一点都不能少”

杨潮很忙,忙着扮演自己不熟悉的角色。

在2020年清华企业家年会的迎新晚会上,他一会儿穿上西装登台主持节目,一会儿又要带上夸张的白色假发出演“哈姆雷特”。

忘词是必然的。

尴尬袭来时,四十多岁的杨潮只得用笑容来掩饰全身的僵硬和紧张。这种不舒适的感觉是杨潮“自找”的,在他看来,与其让命运逼着你去选择要不要拒绝,还不如去主动接受。

十多年前,杨潮从清华美院前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毕业,顶着“天之骄子”光环的他,主动放弃了来自厦门大学的教职邀请,一心扑向商业化更浓的上海。“我们家已经有了一个老师、一个医生,我想试试成为一名商人。” 

image.png

 

21世纪初的上海,浦东新区暂且还是一个新名词,保守的人还把“宁要浦西一张床,不要浦东一间房”挂在嘴边,杨潮在国企和外资地产公司之间切换,却始终无法完全融入这座日新月异的都市。

这种陌生感伴随着杨潮度过了七八年,在本行——空间设计领域,他如鱼得水,经手的项目动辄几万平方。操心的事不多,收入也相当可观。外人看来很风光,他却逐渐感到厌烦。

“当时的状态和想法很单纯,对这个行业太熟悉了,就总想去做点别的。现在看起来,人生的弯路的确一点都不能少。”

2007年,杨潮从公司辞职,拿出全部家当做起了水果零售的买卖,“我把它视为互联网平台的一次试水”。

然而,因为性格内向又缺乏经验,杨潮既不擅长和客人打交道,留不住客户,也无法和上下游商家打通关系,获取低价竞争的资本。

在杨潮的记忆中,焦虑的味道是那么的具体,那是水果腐烂的气息。

第一次创业给了杨潮一记响亮的“耳光”——只有在旁观者眼中,经营企业才是容易的。

02

为空间自定义方向

转机来得偶然。

在水果生意最难做的时候,邻居给了杨潮一个为朋友装修房子的机会。

“那是一个别墅,我用上了看家本领给她做到尽善尽美,业主很高兴,随后就推荐我去做她的美术馆的翻新。”

那是一个非常小的私人美术馆,杨潮花了大量的时间做前期的沟通。在其中,他发现人们真正需要的并非只是一个空间呈现,更多的是承载空间主人的思考。

image.png

 

仿佛一扇窗从内而外推开,杨潮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以成为那个为空间自己定义方向的人,这也意味着让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局。

2007年底,杨潮注册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,并在同年结婚,“当时我和老婆商量,我们不要买房,不然每月还贷款的压力会让人没办法好好创业。”这一想法得到了家人的支持。

同样的问题依然存在,作为一个内向且有些木讷的人,杨潮不太知道该去哪里寻找机会。

经常有两三个月的空白期无事可做,杨潮会焦虑得睡不着觉。他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去“网点”蹲守,但因为设计行业普遍注重口碑,盲目蹲守效率极低,“别人在看到你的作品前,很难相信你可以把一个项目做好。”

困惑时,杨潮就会强迫自己去学习,也会和曾经的同窗、行业前辈虚心交流。杨潮的笨拙和踏实赢得了朋友们的信任,在他们的推荐下,杨潮有了越来越多的机会。

“这个市场有百亿、千亿的机会,但它们都暂时不属于你,属于你的只有当下的这一点点,而这对于创业者来说,就是全部。”

03

“他们认为我是有底线的人”

在同事和一部分同行看来,杨潮做事不像个生意人,像个书生。“他会在很多环节非常意气用事,不计成本。”一位和杨潮合作多年的伙伴这样评价。

几年前在给外资公司新奥科技做设计的时候,他突然在施工环节喊停,“我跟甲方说,砸掉这堵墙,费用我来担。”

他像当年砸冰箱的张瑞敏一样,亲手砸掉了整面墙,就因为墙上原本设计的灯光是直射光,会比较刺眼。

项目自然没有赚钱,但收获也很大。“因为这件事,我赢得了客户的尊重,他们认为我是有底线的人。”

杨潮的底线就是绝不能让别人吃亏。

2016年,因为资金周转问题,杨潮有七八百万应收款未到账,因而付不出四五百万的应付款。在业内,这很普遍,大家都会选择一拖再拖,毕竟自己也是“受害者”。

image.png

 

但杨潮脸皮薄,挂不住。在拖了两三个月后,马上就要过年,催债的人每天都来办公室“报到”,杨潮白天红着脸给催债的人赔礼道歉,夜里失眠脱发。 

最终,他决定卖掉自己的房子,把窟窿堵上,然后跟老婆孩子一起租房住。

虽然狼狈,但“还完债款的那天,我终于睡了一个好觉。”

而今,作为一个只有十几人的“小而美”的公司,杨潮的客户名单可谓重量级。从中科院、张江集团张江实验室,到兴业银行、龙发银行、清华控股等一系列大中型国企,他跟很多企业都有十年以上的合作关系。

实力之外,靠的就是人品。

04

顺势而为,弄潮而生

有人说“方向比努力更重要”,杨潮并不完全认同。

当所有人都在创业浪潮的“蛊惑”下,细心辨别红海蓝海的边界时,杨潮却在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领域里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属于自己的“奇迹”。

正如他的成长历程一样,从大别山山沟里走出来的插班生,到清华美院“捧起了金饭碗”;从曾经瘦弱到连跳绳都要留堂的小男孩,到获得“斯巴达勇士赛”的“硬汉”;从一个一无所有的“海漂”,到成为国内第一批特斯拉车主……

杨潮在一次又一次选择中,站到了原本不属于他命运的另一面。

对于他而言,人生就如同一个立体的空间,而空间则是一面巨大的画布,不浪费每一寸空间,并将其运用到极致,这就是艺术。

最近,杨潮被邀请出任哪吒汽车哪吒U体验官。作为当年第一批“看着PPT,下单特斯拉”的电动车车主,击中杨潮的正是哪吒U系列的空间布局。

image.png

 

在空间设计方面,哪吒U系列以2770mm创造了同级别最大轴距,配合1860mm的宽体车身设计实现车内空间效能最大化,同时还装备有定制化便携式储物空间,释放更多的移动空间,这让喜欢一边开车一边吃零食的杨潮感到非常贴心,“坐在特斯拉后座就很发愁垃圾放哪,如果可以,我甚至会在车里配备干湿垃圾分离的装置。”

  

image.png

在杨潮的认知中,空间中价值最高的往往是看不见的东西,譬如光、风与声音,如何以有形的设计,合理调配无形的内涵,这是一件近似“阴阳和合”的哲学命题,哪吒U系列无疑做出了一次大胆的突破。大而舒适的空间,“有点像太空舱的感觉,生活在里面的人可以更安全、更舒适、更随心所欲地享受当下。”

哪吒U系列就充分考虑到了乘客的乘坐体验,19寸超大双色轮毂,驾驶座椅六向电动调节,超跑风格一体式皮座椅,星幕式全景天窗,让乘坐更加平稳舒适,且随心所欲。

image.png

 

“汽车作为除了家庭和办公室之外,人们生活时间最多的第三空间,理所当然地要具备情感属性。”在这方面,国产汽车更懂中国用户的需求,哪吒U就配有多屏联动装置,可以很方便地使用各种软件,智能语音导航也比特斯拉要实用得多。

创业同驾驶一样,都是选择一条道路并勇往直前。生存并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,它需要用智慧不断创造新的生存空间,在这个空间里,有积累、有沉淀、有信任,更有未来。“跑得快的,不一定跑得赢。”杨潮愿将这一路的风景作为奖赏,披荆斩棘,看到更精彩的自己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来自: 车友邦